2月26日,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揭晓。根据投票结果,得票数前20位的项目入围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。(以时代早晚为序)2 山西夏县师村遗址3 甘肃张家川圪垯川遗址4 河南南阳黄山遗址5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6 浙江余姚施岙遗址7 山东滕州岗上遗址9 陕西宝鸡周原遗址10 浙江衢江西周高等级土墩墓群11 山西垣曲北白鹅墓地12 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葬13 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14 陕西西安江村大墓15 甘肃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16西藏拉萨当雄墓地17 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18 河北正定开元寺南遗址19 黑龙江阿城金上京遗址20 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据介绍,2021年是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。参与初评的重要考古成果众多。部分考古发现得到评委的一致认可,得票数第一的项目以209票全票入围终评,位列前十的项目得票数均在149票以上,多个项目得票数相同,竞争十分激烈。根据入围终评的20个考古发掘项目,呈现覆盖地域广 ,遗迹种类多样,遗址内涵丰富等特点。据了解,此次入围的项目,主动发掘项目占大多数。这充分反映了中国考古学课题性越来越强、多学科合作更加紧密、学术目标愈加明确等主要发展特点,并不断推动中国考古学走向深入。当前,我国考古工作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,以三星堆为代表的考古发掘举世瞩目。三星堆遗址祭祀区和稻城皮洛遗址,可谓是2021年度四川考古界“双子星”。登上虎年春晚的青铜大面具、“石破天惊”的阿舍利手斧令世人惊叹,这让“双子星”的入围毫无悬念,也成为最终入选十大的热门。值得一提的是,四川稻城皮洛遗址本是配合基建川藏铁路的考古调查,最终由基建调查转为主动性旧石器时代考古专项调查。这也印证了,当下基建考古不断加强课题意识,精细化和规范化程度日益提高。变“被动”为“主动”,不再是一味地完成任务、配合基建,而是始终将课题贯穿始终,将配合基建发掘视为解决学术课题的机会,不遗余力将研究做深、做透。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